智库时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时评 > 详情

王灵桂:金砖扩容有助于推动全球治理创新

作者:王灵桂 来源:国新网 时间:2018-07-30

 金砖扩容有助于推动全球治理创新 

  

 7月4日,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南非国家政府学院、南非人文科学研究理事会共同主办的2018金砖国家治国理政研讨会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常务副理事长王灵桂在“秉持多边主义原则,推动全球治理创新”平行会议上发言。(焦非 摄) 

 2017年7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德国汉堡主持金砖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晤时指出,厦门峰会要“为深化金砖合作注入新动力,为完善全球治理提供新方案,为促进世界经济增长作出新贡献”。同年9月3日在中国厦门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将主题确定为“深化金砖伙伴关系,开辟更加光明未来”。“扩容金砖合作机制”将有助于推动全球治理创新。

 一、金砖扩容的内在逻辑 

 从跨国合作机制建设的经验教训,以及金砖合作机制本身需要看,扩容金砖合作机制,理应成为金砖合作机制不断走向完善的主要任务之一。

 一是能否成功扩容,是检验跨国合作机制成败的重要标志。从欧盟、七国集团(G7)、上海合作组织等多个跨国合作机制发展的历程看,如果一个跨国合作机制能够成功扩容,则说明该机制运行顺畅,具有吸引力。否则,说明该机制不能适应内外环境变化,各种矛盾凸显,在国际事务中日益被边缘化,不仅失去对潜在成员的吸引力,甚至还可能出现成员主动退出的情况,欧盟就是最好的例子。

 二是进入第二个10年的金砖合作机制,正在呼唤扩容。金砖机制在第二个10年,已经处于继往开来的重要节点。回顾继往,金砖合作机制十年来不断向深层次迈进;展望未来,国际形势乱变交织,不确定性增强。只有抓住时机与机遇扩容才能为金砖合作机制未来发展有效注入动力。多个跨国合作机制发展的历程从正反两个方面深切说明:居安思危,不进则退。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国际组织都是通过多次扩容才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反观七国集团,在发展顺利时固守小集团的利益,未能秉承开放包容的合作精神吸纳新成员,最终丧失大好形势,无法再发挥国际事务的引领作用。

 三是金砖合作机制已经具备扩容基础与空间。金砖合作机制经过第一个10年的发展,机制不断完善,实力不断提升,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吸引力增强,而金砖合作机制目前仅有五名正式成员,具备广阔扩容空间。并且金砖合作机制2010年首次扩容,纳入南非这一非洲大国,使得这一机制具有更为广泛的代表性。南非加入后,金砖机制内部合作优化发展,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和参与能力日益扩大。金砖合作机制具有成功扩容的先例,扩容基础进一步夯实。

 二、金砖扩容有利于全球治理创新 

 从国际层面上说,金砖扩容可以增加机制的国际影响力、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份量。从中国自身来说,扩容金砖合作机制能够对接“一带一路”倡议,可以成为中国协调处理内部改革转型与外部责任担当这两大关系之间的重大举措。

 一是有利于增强全球信心。当前国际形势乱变交织,不确定性增强。美国新政府上台后,不承担应有责任、利用霸主身份转嫁国内调整成本的倾向十分明显。欧盟、英国和日本等自顾不暇。全球治理方向感缺失,地区冲突加剧。

 二是有利于占据道义制高点。中国正处于内部改革转型的关键期,稳定开放的国际环境是既往中国成功发展关键因素,也是未来改革转型的重大诉求。中国不当霸主,但是需要主动参与塑造全球治理的未来发展方向。

 三是有利于拓展中国的“国际舞台”。为防范部分国家转嫁责任、讹诈中国,中国需要做大做强朋友圈,打造南南合作的强大平台,形成有利的国际环境。金砖合作机制扩容能给该机制注入新活力,扩大其代表性、影响力,夯实南南合作平台,应对世界经济与全球治理的新形势。

 四是有利于消除外部世界对中国的疑虑。体量巨大、发展迅猛是中国的优势,但正因为此,中国特别需要处理好发展过程中外部世界的疑虑与恐慌。中国作为核心成员国的国际组织——上海合作组织吸纳了周边的地区大国作为观察员国参与内部活动,这样既扩大了上海合作组织的影响力,同时使上海合作组织更加透明化,避免周边国家对上海合作组织的无故恐慌。既避免了因拒绝周边国家的加入而造成的歧视心理,同时可以形成监督机制来更好地运作组织活动。与涉及主权的政治问题比较起来,经济问题的敏感性较弱。通过扩容,与更多国家强化纽带关系,优先解决经济中存在的问题,促进相互间的沟通了解以及在情感上和心理上的认同,不仅相对于解决政治问题要简单的多,也会促进政治和外交关系的发展。

 三、金砖扩容的可行性路径 

 扩容金砖合作机制不仅必要,而且可行。但是,要办好此事,关键在于做好新成员选择与组织保障两方面工作。

 在成员选择上应总体把握以下根本原则:

 一是发展中国家。这一根本特点决定了金砖合作机制成员间容易找到共同的利益点,并且金砖机制能够以发展为旗帜,顺利将影响外溢至广大国际社会,具有正义性与号召力。

 二是具代表性。其代表性可分为三个层面:地区代表性、议题代表性和“一带一路”节点国家。以地区代表性为例,通过吸纳分布在不同的大陆(次大陆)地区、基本代表了该地区的经济发展特点、同时在地区性经济合作中发挥着核心作用的新成员,金砖合作机制的加强也等同于强化了洲际间的合作,有利于经济全球化的进一步深入。

 三是具影响力。影响力是一个动态的概念,金砖合作机制不仅可以吸纳当前具有国际或地域影响力的成员,也要注重吸纳发展势头良好、具有潜在影响力的成员。金砖合作机制本身就是发展中成员影响力提升的产物,未来也将致力于提升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四是有合作意愿。合作意愿可分为三个层面:首先,对于加强全球治理、构建国际经贸新秩序、共同应对挑战合作意愿强烈;其次,对于加入金砖合作机制、强化南南合作意愿强烈;第三,对于发展与中国的关系、加强与中国在经贸等领域的普遍合作意愿强烈,尤其是已经具有良好与华合作基础的经济体。五是稳健务实,能发挥示范效应,并预留未来扩容空间。扩容步伐过快,合作机制内部的协调将面临较大的困难。并且金砖合作机制以开放为旗帜,为保持机制可持续的吸引力,需要为未来的扩容预留空间。因此,当前扩容应注重稳健务实,吸纳的新成员一次不宜过多,侧重于通过新成员加入后良好的发展势头与发展成果,充分发挥示范效应,扩大金砖合作机制的影响力与号召力。

 在组织保障上主要应做到以下几点:

 一是确立核心。跨国合作机制的历史发展经验说明,核心成员的推动必不可少。从中国经验看,亚太经合组织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建设中,中国的核心地位未能确立,发展缓慢;上合组织建设中,中国充分发挥了主导权和影响力,合作不断推进,成果诸多。

 二是明确金砖合作机制的短中长期发展方向。长期目标是:南南合作最具影响力的平台,在条件成熟时,可考虑构建金砖自贸区。中期合作目标是:建立常设、固定运行机构,为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20国集团等平台谈判提供小范围内部协调机制。短期合作目标是:围绕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程,多层次多领域打造跨国对话与论坛,推动大项目合作,在重点领域取得早期收获。

 三是建立金砖合作机制的总部及秘书处。作为一个高效率的组织,拥有一套完整有力的运行机制是其发挥作用的关键要素。金砖总部建设涉及到诸多方面具体问题,包括名称、职权、义务、规则、选址、经费、人员等,可参照上合组织、金砖银行等的经验进行。

 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抓手、以大项目为切入、选择重点领域取得早期收获。“一带一路”倡议举世瞩目,中国可在此旗帜下推动金砖合作框架下的重大且具体的双边、多边合作项目,取得早期收获,对内对外彰显扩容优越性。其中重点领域可包括:一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减少供给方面的瓶颈,提高生产率。相对于经过上百年工业建设的发达国家而言,新兴市场国家普遍是从低位追起,基础设施普遍不足或者相当陈旧,极大地提高了产生成本,制约了经济的快速发展。二是在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同时,加快新兴产业的建立和发展,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摆脱对资源的过度消耗和对海外市场的过度依赖,扩大内部市场,做到内外并重。三是制定可持续发展战略,特别是将新能源、新材料、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作为重点发展的方向,深化结构改革,提高市场效率,改善治理框架,创造有益的商业环境。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