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政治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政治研究 > 详情

拜登欲将亚太各国牢牢束缚在阵营对抗的轨道上

作者:肖河 来源:(本文发表于“深海区”微信公众号2022年5月24日。) 时间:2022-06-20

 约瑟夫·拜登就职将近一年半之后,终于第一次作为美国总统踏上了亚洲的土地。然而,他的此次出行并不是要给太平洋对岸带来真正的和平与合作,而是要将亚太各国牢牢地束缚在阵营对抗的轨道上,以损害区域全体人民的福祉为代价巩固美国的霸权。

 一、行程密集为哪般

 在出行之前10天,拜登刚刚在华盛顿举办了美国-东盟特别峰会,遍邀东盟各国领导人。会上,白宫高声宣布将资助东南亚国家1.5亿美元用于各种项目,还要提升两者间的战略伙伴关系。一周之后,拜登又为自己安排了行程满满的亚洲之行,先后访问韩国和日本,并要以24日在东京召开美日印澳四边机制的首次线下峰会为收官。为了配合拜登的日程,方才赢下澳大利亚议会选举、23日刚出任总理的澳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则要马不停蹄地赶往东京。

 华盛顿之所以要把行程安排得如此紧密,一方面可能是要集中展现美国的所谓“领导力”,营造出一种各国领导人都簇拥在拜登身边的气氛,另一方面或许也因为心中惴惴不安。拜登上台之后总是把“对付中国”、“掌控亚太”挂在嘴边,反复表示这是美国新政府压倒一切的优先事项,为此不惜以“避免战略失焦”为由灰头土脸地从阿富汗撤军。然而,为了推进国内立法、拉拢欧洲国家“上船”,拜登在执政的头一年里始终没能用一次出访来证明自己确实把亚太各国放在了心上。翻过年来,由于俄乌冲突的爆发,拜登政府据说更是忙得无暇他顾,计划中的亚洲之行也是一推再推。眼看国内外又有人唱起了白宫“言行不一”的调子,又担心各盟伴怀疑美国还是不能把心思全部放在亚太,拜登政府只好“宜早不宜迟”,赶紧将亚太各国“一网打尽”。

 二、散布分裂和紧张

 这种盯着中国零和竞争的动机,就决定了拜登的亚洲之行自一开始就在到处散布国家间的分裂和紧张。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访前就专门强调,拜登是故意不将首访目标选在中国,以展示其比起中国这样的大国更加重视各亚太盟友和伙伴。

 到了韩国,拜登在与新任总统尹锡悦的会谈中也大谈后者应该在经济上降低对中国的依赖,以至于韩国官方要发声明表示仍然重视中韩经济关系。在日本,拜登会见了5月以来同样在各国积极串联、以煽动恐俄情绪来引发反华心理的首相岸田文雄,更是一度放出“将派兵阻止中国统一”的妄言。更不用提,作为此行拳头议题推出的“印太经济框架”更是以将中国排挤出亚太供应链为目标。对于这一对抗性目的,美国甚至不愿加以掩饰,在行前公然表示该框架绝非一体化倡议,而是服务于“更好地与中国竞争”。

 上述言行再次证明,拜登此次到访亚洲就是要致力于将原本统一的亚太经济圈和区域经济一体化裂解为两个阵营,并努力说服其他国家投身美国阵营。在美国看来,这么做固然会损害全球供应链,降低所有国家的经济效率,但是只要能够对中国造成更大冲击,那么就是值得的。

 更何况,拜登还另有盘算,那就是借着既有全球供应链的裂解,让更多制造业转移到美国,夯实他本人和民主党的国内政治基础。正是因此,拜登专门走访了三星、丰田等日韩旗舰企业,鼓励它们加紧在美国投资建厂。

 三、热闹只是暂时的

 然而,拜登的问题在于,虽然美国愿意以阵营对抗和零和博弈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但是亚太地区的诸多国家并没有什么霸权地位需要维持,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需要的仍然只是和平与发展。

 在此次亚洲之行中,很多国家之所以为拜登捧场,愿意成为印太经济框架的创始成员国,并非是赞同拜登的对华经济排挤,而是将其视为将美国拉回亚太经济合作的一步。对它们来说,既然拜登政府迫于国内政治压力,不可能重返或者新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样的多边贸易协议,那么搭建一个新的经济框架也不失为一个折衷方案。这意味着,拜登政府可能很容易得到印太经济框架之名,但是要想获得经济排挤中国之实则绝非易事。

 拜登的亚洲之行或许将证明,对于逆流而动者而言,热闹终归是暂时的。